系所新闻
2020级开学典礼|系主任朱刚致辞:复其见天地之心

发布者:中国语言文学系发布时间:2020-09-22浏览次数:53

各位同学、各位老师,以及线上线下的所有朋友:下午好!


诚挚地欢迎大家来参加复旦中文系的开学典礼。虽然这样的典礼每年举行,但2020年岑寂了大半年的校园重新迎来这么多年轻的学子,即使犹戴口罩半遮面,也掩不住欢乐和朝气,作为常年守望在此的一位教师,理所当然感到欢欣鼓舞。我想其他老师的心情与我相似,所以在这里,我要代表系里所有的老师来欢迎同学们。老师们在疫情之中,克服了种种困难,通过线上、线下各种方式,完成了考试、批卷、招宣、面试、录取、迎新工作,把同样经历和战胜了种种困难的同学们迎接到这里。虽然跟平常的年份相比,开学晚了几天,但在我们彼此都感到如愿以偿的今天,让我们彼此说一声:相见恨晚。

毫无疑问,这里有许多同学,跟复旦已经不是初见,你们已经在复旦度过长短不等的一个学习阶段,对你们来说,这次开学就意味着复学。我知道正常“复学”是这大半年来复旦中文系学子与日俱增的深切愿望,实际上这也是我们全国上下一起面对的艰难课题,今天也是如愿以偿。《周易》有云:“复其见天地之心。”上苍有好生之德,周而复始,让我们的求学生涯也得以复始,所以我们是应该感恩天地的。同时,正如《尚书》所说:“天听自我民听。”那么所谓“天地之心”,其实是包括我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全体努力的结果。而且,也许我们可以更深地体会到先人把这所学校命名为“复旦”的寓意。1905年,立志摆脱政罗教网,从震旦公学集体退学的师生,拥戴马相伯先生为校长,在吴淞复学,是为复旦之始。此后,经历过停学,经历过迁徙,也经历过动乱,但一次又一次,我们总能重新开始。现在你们来此复学,再一次使这里成为名副其实的复旦。


我并不担心这样的说法会令新来的同学见外,所谓“旧雨新知”,旧雨总是放在新知前面,但旧雨都是从新知变来的,今天的新知就是明天的旧雨。因为我们克服疫情,基本恢复了正常的教学秩序,你们才能来到这里。来此之前,各位走过的路可能各不相同。有的同学或许天纵奇才,一帆风顺、轻松自如、不期而然就来到了这里,我确信这样的天才是存在的。因为,在我自己的教学和研究领域,我就一直在面对这样一位天才,他生活在一千年前的北宋,你们已经学习过他的许多作品,诗、词、古文、笔记小品,乃至书法、绘画等等,什么体裁都有,因为他无所不能。我花了几十年的时间去追踪他的生平和精神世界,但始终力不从心,所获甚微,他那个世界能够被我借鉴的地方似乎很少。因此,我最近转移方向去研究他的弟弟。我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收获:天才也是笃于兄弟之情、父子之情、师生之情的。所以我希望你们将彼此视为兄弟姐妹,永远感恩父母,而我呢,也许有这个幸运,可以成为天才们的老师。


当然,也有的同学可能走过了一条曲折的路,经受了许多不为人知的苦,付出超过常人的努力,才到达这里。每个人的起点不同,能够拥有的资源不等,情况自然千差万别。对于理该养成高度文学感知力的中文人来说,我们深知每个人的经历都是精彩的故事,每个人的故事都值得倾听。不过我前面提到的那位天才对我有过一个提示:“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我要把这个提示转送各位:过去的一切都让它过去,不妨就此清零,让我们一起,从一个新的、共同的起点,复始。


我要特别致意的还有一批同学,就是现在还未能返校的同学们。这里面包括了大部分留学生,具体来说有95个本系各年级的留学生,散在世界各地,另外还有5个港澳台的学生,以及少数刚刚从境外返回,尚处观察之中的学生,跟学校可谓咫尺天涯。各地对新冠疫情的防控政策和力度不同,使我们彼此阻隔,使这些复旦人不能进入复旦,不能自由享用复旦的教学和生活资源。目前我们只能通过网络联系互动,把老师们课堂上的讲解录屏传送给各位选课的同学。这给许多任课教师带来了麻烦,而且我估计他们不会因为增加的工作量而获得更多的薪水。其教学效果也必定是有限的,这一点仍要请同学们谅解。重要的是,每一个人都担当各自的责任,我们作为一个整体就不会在精神上分离,即便没有到校,你们也是这个学校,是我们不可缺少的一个部分。我相信你们会有机会陆续、分批地返回学校,使教学秩序完全复归正常。因为“复”是天地之心,所以我相信这一天总会到来的。


总之,我今天致辞,要表白的只有一个意思,就是顺应周而复始的天意,欢迎大家一起来到复旦。我知道接下来,各位导师、各位任课教师对同学们会有更严厉的要求,在将来的学习、研究中,你们也会碰到各种困难,你们之间会发生竞争,会面对或许称得上残酷的选拔。到那个时候,如果你感到委屈,感到世路多艰、难以继续,希望你能回想今天这个场合,这个系主任的表白还算得上温情,然后你或许焕发勇气,坚持下去了,那不用来告诉我,我也感到至为荣幸。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