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語言文學系

修订本新旧《五代史》出版座谈会在我校召开


修订本新旧《五代史》出版座谈会在我校召开


10月10日上午,修订本新旧《五代史》出版座谈会在复旦大学逸夫科技楼召开。校长许宁生在会前会见了部分与会学者。上海市社联主席秦绍德、副校长许征等出席会议并讲话。与会的各位专家学者纷纷发言,对新旧《五代史》修订本的学术水平表示高度评价。

新出版的修订本《旧五代史》校勘记是原点校本两倍多,改动标点两千余处。《新五代史》原点校本由于采取“不主一本、择善而从”的方式,出校较少,仅158条,修订本新增校记1100多条,改动标点千余处,均较原点校本有了较大改进,实现了超越旧本,形成一个“标点准确、校勘精审、阅读方便”升级本的学术目标。

点校本“二十四史”及《清史稿》是新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影响最为深远的古籍整理工程,出版三十余年来成为代表新中国古籍整理研究最高水平的标志性成果,对于保存、普及、传承、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具有重要的意义,是海内外学术界公认的标准本,在国际范围内具有广泛影响,是中国文化软实力输出的成功范例。修订工程自2007年启动以来,受到海内外学术界广泛的瞩目。复旦大学承担了《三国志》、《旧唐书》、《旧五代史》、《新五代史》四部正史的整理工作,陈尚君教授带领的团队承担了其中的三部,两者皆为全国高校之最,反映出复旦大学文史学科在全国领先的地位。经过七年的努力,新旧《五代史》已率先完成出版。

修订本新旧《五代史》主要的学术成绩体现在四个方面。一是对海内外存世版本进行了系统调查,梳理版本源流,版本校勘细致充分。例如《旧五代史》利用了日本静嘉堂文库藏邵晋涵旧藏钞本、台北“国家图书馆”藏孔荭谷旧藏钞本这些流散在海外的善本,《新五代史》则抽换了所有的通校本,利用中国国家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台北“国家图书馆”所藏多个宋元本,这些都是上一次点校中囿于条件,未能使用的。二是对新旧《五代史》的源出文献及相关文献,进行系统排比互校,以揭示史文渊源,订正流传中的讹误。特别是《旧五代史》,据《通历》、《册府元龟》、《太平御览》、《五代会要》等同源文献做了大量的他校工作。三是广泛利用出土文献,尤其是新出碑志,进行细致的比勘校证。近三十年来,新发表墓志数量众多,成为学术界关注的热点,也是修订中用力较多的部分,对墓志等石刻资料的运用是修订本的一大亮点。四是对于学术界有关两《五代史》的研究考订成果,特别是点校本出版以来的各类补正考订文章,作全面调查和搜集,予以适当吸取。


上世纪七十年代,复旦大学承担了《旧唐书》、《旧五代史》两史的点校,朱东润、陈守实、胡裕树、张世禄、谭其骧、王运熙、顾易生等前辈学者在相对困厄的条件下,筚路蓝缕,努力完成了整理工作,长期以来被作为代表复旦大学文科学术高度的重要成果。参加座谈会的陈允吉教授、徐连达教授、邹逸麟教授、王文楚教授等前辈都曾参加过上次点校工作。本次修订,修订组中既有陈尚君教授等年富力强的知名学者,也有唐雯、仇鹿鸣等刚刚崭露头角的青年学者。青年学者在修订过程中得到成长和磨炼,提升了学术水平,唐雯副教授不久前入选了中组部的“万人计划”。复旦大学三代学者三十年的学术接力,凝聚成了新旧《五代史》的点校本与修订本,成为学术传承与不断进步的一段嘉话。

来源:

http://news.fudan.edu.cn/2015/1010/398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