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語言文學系

新生入学致辞:寻找你们自己的人生之路


 欢迎各位在这个时节来到复旦大学中文系!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而收获是以往劳作的结果。今天你们在这里,是你们人生新一轮劳作的开始。


这差不多是你们一生最美好的岁月的开始。你们或许现在不知道,但我回首三十年前的自己,我知道,我得提醒你们,告诉你们。过去的几年,尤其是本科新生们,你们一定很辛苦;而在四年乃至三年之后,无论是面对社会还是进一步学习深造,怕都难以有大学阶段这样纯粹而少目的性的时光了。我希望你们好好享受。


复旦大学1905年创校,我们现在的中文系,是以1917年建立的中文科为源头的,正式称系是在1925年,可谓历史悠久。你们有幸了,如今许多大学的中文系都变成文学院了,没“系”了,但我们还有“系”!复旦中文,从一九五零年代初起,始终是中国中文教学和研究的重镇,站在学界的最前列,当然也是世界的前列。我们有许多最重要的学者,其中一些可谓是开拓了新的学术天地的大师,如郭绍虞、朱东润、刘大杰等先生……我们也有很好的值得骄傲的学生,只举一个例子的话,我们有读书时代即仅用两个字(“伤痕”)便标识了一个文学时代的学生……这个传统和光荣,需要你们和我们共同努力,去延续和发扬。


当然,在这个时刻,我一点儿也不想给你们太大的压力。我更想说的是,在大学中,学业的修习是非常重要的,但生活更重要。在这里,从此刻起,你们开始找寻自己的人生之路。我不知道,甚至你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因为你们正在成长的过程之中。二十岁前后的几年,有无限的可能。你们要去探索这种种的可能,将它变为现实。所以,很重要的一点,你们要敞开你们自己,去尝试自己的潜在的可能,看自己是怎样的人,有志趣过怎样的生活。或许很快就能找到答案,或许会迷惘很久,但不要紧,你们还年轻,有早觉悟的才子才女,有大器晚成的英雄英雌,这才丰富多姿。


未来在复旦中文的几年,与既往最大的不同,在于你们以往学习了许多既定的知识和观念,未来你们还将学习更多;可是,你们将越来越多面对未知和未定的世界。你们更应该了解:真正的知识和信念,不是被教给的,而是通过百转千回的辩证和实践获得的。钱锺书先生曾说过:“从前愚民政策是不许人民受教育,现代愚民政策是只许人民受某一种教育。”受一种教育的危害,我很喜欢的庄子老早就指出来了:“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一切的教育、教养,在给你支持的同时,也会带来限制,遮蔽你见天地之大道的目光。你们或许会被告知这个世界是如何的,但千万不要就此拥抱即使是貌似的种种说法,一切都得经过你们自己的检证——这是你们的权利,千万不要放弃,敞开自己的心胸和视野去看、去体会:“别说我应该放弃,应该睁开眼,我用我的心,去看去感觉。你并不是我,又怎能了解?就算是执迷,就让我执迷不悔……我承认有时也会辨不清真伪,并非我不愿意走出迷堆,只是这一次,这次是我自己而不是谁。要我用谁的心去体会?真真切切的感受周围,就算痛苦、就算是泪,也是属于我的伤悲。”成败得失、甘苦哀乐,都请亲证,这是你们自己的人生,而你们还年轻。


在你们找寻自己人生道路的过程中,语言和文学,我是说复旦中文提供的中国语言和中国文学的教育和训练,对你们将有莫大的帮助。我们都得用自己的母语思考和表达,我们都会以文学来观照、比对自己的生活,让理想照进现实。中文的世界能提供现实的和想象的不同生活的经验、智慧和情感,这是其他的教育无法给予的,这是一个真正全面的教养。我还是有一点儿偏见,希望你们无论如何,要爱中文,不仅是这个系,也是作为母语和母语文学的“中文”。无论你们未来如何,我都额手称庆。好些年前有一位学生,一位来自天津的男孩子,前后尝试三次,最终通过出国交换生的面试,去英国的曼彻斯特大学交换学习一个学期。后来他毕业了,因为英国学习的经历,他申请去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读硕士,这对他是学术的转向,听说他现在上海从事未必与中文专业有多少关联的工作,但我很高兴,常愿意提起,因为他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当然,我记得他,还因为他送了我一函英文的福尔摩斯探案集。这是文学无疑!我真切地希望,中文在你们的生命始终占有重要的地位。


最后,我诚挚地祝愿你们,在未来的几年间,努力地学习,尽情地生活,找到你们自己一生的前程——这将是你们最大的收获和成功。

2015年9月6日

(致辞人:复旦大学中文系主任、教授陈引驰)